白日召只

杂食主义者
本命少天,吃全部
喜欢咔酱和出久,但是大三角也别样带感

【胜出】soulmate就是灵魂伴侣啊

#前文番外,但是可以单独看!

#灵魂伴侣paro


0.

爆豪胜己严格上并不是不良的性格,只是生来慕强,本身好胜心又足,所以在各种意义上养成了“暴脾气”。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一个看上去性格懦弱的小团子绿谷出久不可避免会让他觉得不喜欢,因为那个所有大人看到都忍不住掐一下脸的小绿谷怎么看都是一个众人的“出气包”,从头到脚都显得软。

于是在他发现绿谷出久是他的灵魂伴侣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不想认命了。


1.

伪装自己只看得见黑白两色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尤其是一个暴脾气的人。在同龄人普遍没有发生色击的情况下,小学美术课简直是爆豪胜己的人间地狱。周围小孩只能勉强看到黑白深浅,而爆豪胜己则能够看到胡乱奇怪的斑驳的色块,但是因为伪装又不能言明,于是强烈的吐槽欲望被压抑,绿谷出久在很长时间里变成了一种压抑的出口。

吐槽、责骂、疏离,不到十岁的爆豪胜己没有意识到这些行为的严重性。


2.

严重性直到小学四年级之后绿谷出久不再第一时间把自己画好的画、照的相片第一时间和“小胜”分享,才被爆豪胜己察觉。

才开始的时候并不如何难受,爆豪从小就是孩子王,学习能力、领导能力与生俱来的强,可以说除了脾气暴躁之外没什么大缺点。崇拜、追逐是他一向不缺的东西,少了一个绿谷出久还有更多的东西可以填不上,更何况他们两人又不是真的绝交。

察觉到难受是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绿谷出久不高兴的样子时候开始的。爆豪胜己可以说自己记得绿谷出久十岁以前从小到大所有失意与不开心(甚至有很大一部分是自己造成的),但是四年级之后那个小时候白白软软的团子再也没有对他发过脾气、没有流过眼泪。

【只是一向可欺负的人突然变得不再示弱所以不习惯吧】,爆豪胜己这样对自己说。

真真正正的难受是他和绿谷出久同时十五岁的时候,一直只是默默无闻的、努力地向报社杂志投递作品的绿谷出久突然被艺术届巨擘八木俊典在公开场合夸赞,就此一夜爆红,他从小到大的作品都被挖出来供评说家夸赞。

突然之间,那些只有绿谷本人、他自己,或者再加上一个绿谷引子看过的作品被全世界看见了。

爆豪胜己的不舒服越来越重,他开始重新去看绿谷从小到大的作品。四年级之前他每幅作品都能知道是哪个时候、绿谷出久画这幅画、照这张照片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而那之后每幅画他都只能勉强想起“啊,这幅画好像被老师夸过”这样每一个同班的同学都能记得的事。

而此时此刻,十五岁的爆豪胜己看着这幅让十五岁的绿谷出久一夜爆红的作品竟然连绿谷出久是在什么地方、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拍下的都摸不着头脑。

这一刻爆豪胜己终于明确地知道自己为什么难受了。绿谷出久曾经只对他开放的那道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闭了。


3.

爆豪胜己是个不服软的人,对自己从小到大欺负的绿谷更是。可意识到绿谷出久有多重要的爆豪胜己又不甘心让两个人就这样渐行渐远。

某一天实在纠结的他拨打了午夜电台的求助热线,对面那位声线性感的女郎回答他:

“伤害是不可磨灭的,但是爱也是。试着温柔一点、慢慢转变态度是种不错的选择。”

“你要相信灵魂伴侣的羁绊,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


4.

看过绿谷出久访谈的爆豪胜己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已经无数次见识了绿谷出久“不清楚自己的灵魂伴侣是谁”的言论,这当然不是他暴躁到辗转反侧的理由。

访谈里,主持人问绿谷他的缪斯是谁,绿谷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一下说“世间万物都是我的缪斯,归根结底还是感谢我的soulmate,如果不是他我没办法看到这么多色彩和美”。

他突然开始遗憾。他不相信绿谷出久不知道他的灵魂伴侣是自己,那么他隐瞒的理由是什么呢?是不是终于选择放弃独属于灵魂伴侣的羁绊?是不是如果年幼的自己一开始就选择承认,绿谷出久就能够很坦然的在各种访谈中提到他的名字,讲他们从小的故事?

爆豪胜己又一次,因为和绿谷出久有关的原因,失眠了。


5.

二十岁以后的爆豪胜己万分希望自己能够坦白地和绿谷出久说灵魂伴侣的问题,却本能地害怕除了两个人能相伴余生意外的答案。

于是这件事就被一直搁置了。

越拖,越开不了口。

所以最后的,因为意外摊开的事实,大概真的应证了那句“灵魂伴侣的羁绊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


6.

他们结婚的那天晚上,被灌醉绿谷出久蜷在他怀里睡得正香,爆豪胜己却迟迟无法入眠。

他想,如果他是绿谷出久的缪斯,绿谷出久又何尝不是他的缪斯。他每一分不属于冷静的爆豪胜己的情感,都是怀里的这个人一点一点唤醒的。又是怀里的这个人,让他在这个没有任何项目达成的夜里,不断因为美梦笑醒。


【胜出】Soulmate就该口是心非但又水到渠成!

#灵魂伴侣+奇怪的色击paro,但是私设一大堆

#不认命实业家咔 x 天才摄影家久(其实职业没有任何关系)

#两个自说自话的人因为傲娇嘴硬而耽误了20年恋爱时光的故事

#理论应该……无雷点吧

#私设全社会灵魂伴侣不一定一对一

#努力不ooc

#后续应该会有咔酱视角的番外


0.

从鸽血红开始,绿谷出久一生最大的幸运与不幸,同时降临了


1.

项目终于收尾,连续两周高强度的工作几乎将人掏空。爆豪推开家门连澡都没洗,松了领带就被铺一卷昏天黑地地睡了过去,再睁眼就已经是隔天中午了。正准备去洗个澡收拾一下,淋浴房把手上却被贴了一张字条,扯过来是熟悉的绝对称不上好看的字。


【不要空腹洗澡!!阿姨让我给你送些粥,留在恒温锅里了,看到记得给光己阿姨发消息】


“啧,真麻烦。”爆豪捏着便利贴走向厨房,意料之中锅里是一点也不适合酷暑食用的皮蛋瘦肉粥,“老太婆敢不敢长点脑子,这个粥是让人夏天喝的吗。”翻了翻冰箱不出意料还有室友备下的小菜,甚至每一盒上面都贴了要进微波炉的时间。


“这个废久,真是多事。”


2.

绿谷出久,凭借着对色彩光影的敏锐知觉,与得天独厚的构图技巧在其十五岁就已经凭借一张独特的抽象照片声名大噪,自此之后,充分发挥自身光影、色彩捕捉的特长将技能推广到了电影摄影、广告设计等多方面。对此,他的幼驯染,知名实业家爆豪胜己嗤之以鼻,用爆豪的原话来说:“这个废久拍的不就一团黑白吗,谁拍不是这样,吹的天花乱坠的确定不是买了水军?!”

对此,其合作伙伴上鸣非常遗憾:“太可惜了,如果你能看到这幅构色你就会明白,这就是美好,就是爱啊!”

“垃圾白痴脸!废久那个家伙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美好什么是爱啊!那家伙是母!胎!单!身!啊!”

最后这场大学时期的对话以真的被揍成了白痴脸·反讽爆豪也是母单·上鸣被隔壁专业的上耳响香拎走告终。

而对话的中心绿谷出久,多次在访谈中被缠问灵魂伴侣是谁,都只是一脸抱歉地表示自己色击发生时场面比较混乱,人也很多,所以自己也并不清楚自己的灵魂伴侣是谁。

一边看访谈一边喝粥的爆豪骂出了这辈子可能已经骂了有100次的话。

“垃圾废久!连自己的灵魂伴侣是谁都不知道!”


3.

绿谷出久有一个秘密。

他其实知道自己的灵魂伴侣是谁。

五岁的时候,邻居家的光己阿姨带自己的暴脾气儿子来串门,开门的一瞬间,从对方瞳仁的鸽血红色开始,一点一点晕开,至对方发梢金黄色,那种从脊背上开始沸腾的酥麻感,即便在快要20年的今天也能够回想起那种悸动。

然而这其中有一个更加痛苦的问题,绿谷出久不愿意面对的事实,爆豪胜己尚未发生色击,也就意味着他尚未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也就意味着他是绿谷出久的灵魂伴侣是单方面的。

单方面的,比找不到更加让人崩溃的现实。非成对的灵魂伴侣全社会发生率不到百分之二十,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更让人难受。

——如果说出来,不只是我,被强制变成灵魂伴侣的小胜也会感到困扰吧。

因为这样的想法,绿谷选择装作不知道自己的伴侣是谁,后移了自己觉醒的时间点和场景,避免变成更多人的困扰。

“真想知道小胜的灵魂伴侣会是谁啊。”


4.

22岁,大学毕业之后,以S市为基点进行创业的爆豪胜己和以S市为交通枢纽世界各地的绿谷出久因为彼此几乎都不怎么回家但是又不得不有个家而选择合租。直到三年后的今天,他们虽然理论上住在同一个地方,但是一年碰面的次数不到十次,对对方的消息也来自于对方的媒体访谈,彼此的交流局限在整间屋子随处可见的便利贴上。

彼此都明白,见不到不过是借口。稍微问一问,一起吃顿饭联络联络感情的时间总是有的。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两个人都极尽所能地避开对方。

“你们俩真的奇怪。”切岛锐儿郎吐槽,“既然如此有什么合租的必要啊,你们俩难道缺这租房的几千块钱?”

钱是不缺的,然而嘴是要硬的,娇是要傲的。

绿谷出久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他不想将合租关系断掉是因为对自己单向灵魂伴侣的眷恋,那么那个从小到大对他恶语相向、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废久勿近”气息的爆豪胜己,是因为什么原因一直将这样的合租关系维持下去的。


5.

爆豪胜己将那句话发出去的下一秒就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打脸了。

【垃圾废久你那个垃圾红配绿谁怎么想出来的啊辣眼!】

这句吐槽是爆豪针对营销部门联系绿谷制作的最新广告设计的成稿发出的吐槽。绿谷用了深墨绿色铺底,其他的红色系以多种形式铺就在整体之上,任何一个局部单独截出来都非常普通,配合在一起却犹如一种微妙的画龙点睛,极其精妙,不管你感不感兴趣都能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爆豪不得不承认确实精妙。但是向来在绿谷出久时间上贯彻口是心非原则的爆豪胜己怎么也想吐槽一下,但是完全不懂设计的工科男只能以“啊,这个红配绿真辣眼!”为理由来搪塞。

完全忘了自己对外身份是一个完全没产生色击,理论上还是全世界黑白的“可怜人”。


6.

后来的爆豪想,其实他有很多可以敷衍过去的理由,比如颜色是别人闲聊时候的吐槽啊之类的,但是那个时候,面对对面秒跳出来的【?!】和【小胜你产生色击了?!对方是谁?!】这种一点也不绿谷出久的语气,鬼使神差的打下了【好奇吗?今晚家里见吧。】这句话。

大概也是灵魂伴侣之间无法磨灭的缘分与必然吧。


7.

是夜,家中。

久:小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对方到底是谁啊。

胜:你为什么那么好奇我的伴侣是谁?你连自己的伴侣是谁都弄不清还想知道我的?

久:……我知道的!

胜:哈?

久:反正对方的灵魂伴侣又不是我,说出来不是反而会造成他的困扰吗!

胜:你都没问过怎么知道对方的灵魂伴侣不是你啊!

久:我就是知道啊!

胜:白痴废久你到底以为你的伴侣是谁啊!是哪个垃圾!

久:(来了火气)小胜你凭什么骂我的soulmate啊!

胜:就凭老子是你的soulmate!

久:(世界观破碎的表情)?!

胜:(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脸涨得通红)


剩下的故事,就不可说,不可说了。


8.

“你发生色击了?!什么时候的事?!”上鸣一脸懵地看着翻着色卡的爆豪。

“跟你这个白痴脸没关系吧。”爆豪继续翻着窗帘款式,突然眼睛触到墨绿色的麻料纹路,想到了20年前的那个午后。

第一眼,映入到眼中的绿,自那以后成为了他生命中无法被磨灭的一生的色彩。